济南代孕医院的价格

2021-03-03 18:27:57 来源:合肥晚报

  陈静是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护士长。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拨通她的电话时,她已经连续工作了12个小时。

  面对疫情,她说:“我是一个有31年军龄的老兵。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何况我是一名军人!”

  白衣战士

  入伍31年,在肾内科血液净化中心当护士长18年,她几乎没有休过一个完整假期。女儿今年都是20岁的大一学生了,却很少有机会和妈妈一起出去走走。

  1月24日,农历除夕,凌晨4时整,平时失眠严重的陈静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儿,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震动声惊醒。电话是医院护理部主任彭飞打来的。一向沉稳的彭飞语气异常急促,通知她务必在1小时内上报支援武汉分管片区的10名护士名单。

  陈静是经过多次重大考验的。2014年,陈静远赴非洲利比里亚埃博拉疫区,执行长达100多天的“援利抗埃”任务。2018年,陈静随和平方舟号医院船,执行为期8个多月的“和谐使命—2018”任务。

  深夜接到紧急命令,陈静知道,这次任务非同寻常,必须速断速决确定人选。

  陈静首先把自己“框”进名单,自己岁数最大,又是护士长,理所当然是冲锋陷阵第一人。随后,她在脑海中迅速确定了另外5个人,并一一打电话通知。

  说到这儿,陈静声音有些哽咽:“这些‘90后’姑娘们,比我女儿大不了几岁,还都是孩子,平时看见只老鼠都吓得够呛。但她们接到通知没有一个犹豫的。什么是战士?她们就是!什么是勇士?她们就是!”

  1月24日早晨8点,定下护士人员名单后,陈静又领受了更加艰巨的任务。医院党委决定派出48名护士,由陈静作为“总护士长”负责带队。临行前,医院领导专门交代她,必须要完完整整地把所有人都带回来,一个都不允许掉队!

  当晚9时50分,飞机起飞。强大的轰鸣声像热浪一样一阵一阵地袭来,陈静和战友们紧紧地裹着军大衣蜷坐在狭小的机舱里。2个小时后,飞机准点落地武汉天河机场。

  战斗正式打响了!陈静不由地攥了攥拳头,一个必胜的信念在她的心中骤然升起:无论敌人多么强大,无论疫情多么凶猛,只要解放军来了,胜利就一定属于我们!

  火神山医院重症医学一科护士长陈静在ICU病房工作。 吴浩宇摄(中经视觉)

  不做逃兵

  进驻的汉口医院是一家康复医院,不具备传染病治疗资质,同时医院布局不合理、必要防控设施匮乏,一些医护人员不幸被感染。

  “我们是解放军,来了就得冲上去!”陈静说。

  在确定重症病房护士长人选时,医疗队临时党委直接任命了陈静。原因是她长期从事肾病患者夜间血透工作,有着抗击埃博拉病毒的实战经历。 1月25日,大年初一晚上8时,医疗队确定次日进驻汉口医院重症病房,3名医生和5名护士组成第一梯队。在驻地会议室,陈静把医疗队神经外科护士长张婷、妇产科护士长李玲玲、骨科护士长周宏玉召集起来确定为第一梯队人选。 张婷至今都记得那晚陈静说的第一句话:“明天谁跟我上?”潜台词很明显:“我已经把第一个名额留给了自己,谁也别争!”她的话音未落,大家都争先恐后表示第一个上。

  改造病区、打针输液、采集标本、监测生命体征、护理患者、打扫病区……在汉口医院工作的一周里,陈静带领护理团队的战友们穿着厚重的防护装备。防护服、护目镜不透气,口罩磨红了脸颊,汗水浸透了衣背,她不分昼夜地忙碌在各个病床旁。

  在重症病房,护理工作需要日夜守护患者,直面病毒的风险更大。一次,在为一位发热患者清理喉咙时,咳出的痰液溅在了陈静的防护面具上。她没有本能地一躲,而是耐心地清理了患者污物。还有一次,在给患者喂饭时,病人突然呕吐起来,陈静一边安抚一边拿出床下的脸盆,倒上温水,一点点为患者擦拭干净。那位病人尽管很虚弱,但依然向她伸出大拇指……

  连日高强度工作,穿着闷热的防护服,陈静感觉没有食欲,几近虚脱。一同在病房战斗的火神山医院护理部副主任徐正梅考虑到她一年前刚做完两次手术,准备把她暂时调出重症监护病房,谁知一找她谈,她坚决不同意:“我不一定做尖兵,但我不可能做逃兵。如果连我都害怕,那谁来救患者?”

  “黑脸管家”

  2月2日,在汉口医院奋战8天8夜之后,陈静和149名战友整建制转场到火神山医院,陈静被任命为重症医学一科护士长。知名专家张西京教授任主任,他在得知陈静既不是传染病专业出身,又没有重症病房工作背景之后,心里一度有些担心。

  按照之前的工程设计,传染重症病房分为污染区、缓冲区、清洁区3个区域,值班医生可以从重症病房返回到半污染区作医嘱处理。看完工程设计图纸,陈静结合抗击埃博拉病毒的经验,提出整个病房设计从进到出,必须是单向行走,不能折返。张西京非常认可,对这位个头瘦小的新搭档有了全新认识,之前悬着的心也放下来。

  重症医学一科由来自军队多家单位的医务人员组成。医护人员工作习惯、治疗理念、防护意识都有很大差别。作为“大管家”,从穿防护服、隔离衣、戴护目镜到戴鞋套、洗手,自身防护大大小小近几十道程序,不论是医生还是护士,哪怕有一道程序不符合标准,都过不了她这道关。 护士左添有摸脸的习惯。一天晚上下班回到住处等电梯时刚要有“习惯性动作”,就被陈静唠叨了一顿:“我今天已经看你摸3次脸了……”左添一下红了脸,但唠叨的话就此记在心上,很快改掉了多年的习惯。

  重症病房,监护护理异常重要。针对编配的护士来自不同专业,特别是重症病房护理经验欠缺的实际,陈静量身分工、知人善任,她把护士分成多个班组。 护士陈亚平很要强但身体虚弱,一进重症病房就吐。出于安全考虑,陈静果断调整她到后勤班负责物资申领。单薄体弱的她每天从机关推拉几十箱物资往返病房,看了让人心疼,但陈亚平却非常感激:“这是陈护士长对我的特殊关爱,累一点苦一点都不算什么,比在重症病房的战友轻松。”(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姜天骄 通讯员 孙国强)